家猫新闻 > > 故事:自卑竹马不敢接受她的爱意,她等了5年,第六年嫁给他人

故事:自卑竹马不敢接受她的爱意,她等了5年,第六年嫁给他人

发布时间:2019-11-16 19:12:02 | 来源 :家猫新闻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鼠灰色条纹

顾贝穿着黑色条纹西装,靠在沙发上等着沈安从试衣间出来。侍者恭敬地递过来一杯冰拿铁,微笑着说,“女人第一次试穿婚纱总是很慢的。毕竟,这件婚纱在她一生中只会穿一次!别担心,先生。”

顾贝微笑着接过咖啡,没有回答。如果可以的话,他宁愿在试衣间把余生都交给沈安。

沈安终于变了,从窗帘后面探出半个头,他的黑发自然地从肩上垂下来。一张长着乳脂的小脸涨得像盛开的樱花。

“嗯,我变了,感觉...奇怪吗?也许对我来说不是。”她不好意思地抓着头发。

顾贝认识的沈安总是一个胆小鬼,哭着害羞。从小躲在他身后,他戏弄她,她立即走到她的耳朵顶端,摇摇他的裙子,嗔怪他。

“在我面前没有什么好害羞的?来吧,让我看看。”顾贝直起身来,微笑着向她挥手。

沈安犹豫了一会儿,松开了他手中的窗帘。一件白色婚纱出现在顾贝面前。有一会儿,他忘记了如何呼吸。七年来,他曾多次在梦中想象过她,但目前没有人能与她相比。

沈安身上散落着黑色长发,脸上带着稚嫩纯真的羞涩微笑,就像刚刚登陆地球却仍然对世界一无所知的安吉拉。

“很好吗?”看到顾贝没有说话,她焦急地问他。

"好看"

顾贝想,沈安真的一点都没变。

十岁的时候,顾贝和他的母亲搬到了沈安嘉身边。他们成了邻居。

搬家的第一天早上,顾贝看见一个穿着浅粉色围裙的女人站在院子里领着一家人。院子里种着黄玫瑰和白玫瑰。这个女人一手给水壶浇水,另一手用铲子小心翼翼地清除蕾丝杂草。

然后那个穿直西装的男人从门后快步走了出来。女人拦住了他,擦了擦围裙上的泥土,伸手拉直了男人的领带,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,说道:“路上小心。”

顾拜定站在那里,傻乎乎地看着照片。直到他妈妈大声叫他,他才回家。

顾贝的母亲在爱的种子时代遇到了一个男人。这个男人亲切地向她庄严宣誓,并保证永远不抛弃她。她认为她遇到了她一生的挚爱,毫不犹豫地给了他她所拥有的一切。然后那个男人把她从家乡带走,但把她遗弃在了国外。

当她最终醒来时,她已经有了另一种生活。她慌慌张张地回家,家人要求她放弃她的孩子。她决定不一气之下切断与每个人的联系,决定单独把他拉上来。

顾贝出生后,他妈妈做了几份工作来养活他。然而,由于她的学历低和身体虚弱,她挣不了多少钱。因此,支撑另一种生活的压力和可耻的生活使她更加脆弱。她大部分时间都是个好母亲,但她经常在晚上情绪崩溃。

她会歇斯底里地把家里的碗和筷子扔向顾贝,指着他骂他是他让她的生活变成现在的样子。如果她当初没有怀上他,没有他她会很快结束悲惨的生活。

顾贝七岁的时候,她一步一步地领着他进入湍急的河流,直到冰冷而深邃的水溢出他的腰。他几乎站不住脚。他妈妈终于醒了,听到了他的哭声。他对她说,妈妈,我想活下去。

她很快抱起他,摇摇晃晃地回到岸边,跪下来拥抱他,痛哭流涕,一遍又一遍地道歉。

第三天晚上,她仍然歇斯底里地指着他,斥责他的出生。

十岁的顾贝已经习惯了和妈妈相处。他知道她的母亲是个穷人,她也爱他。他只是长得不像她,所以也许她从他身上看到了那个男人的影子。

或者也许是因为她的爱赌上了自己的生命,但她被打败了,所以她太重了,他无法呼吸。但他永远不会允许自己恨她。

那天晚上离死亡只有一箭之遥,顾北很快就长大了。通常当他母亲开始歇斯底里时,他会强迫自己转移视线。有时是蜘蛛盯着墙角织网,有时是地砖上的裂缝。

搬家后的第二天,他的母亲又生病了,当时顾贝正试图看看窗外的影子是什么样的树枝。突然,他看到邻居的小窗户里有一个半开的小脑袋,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。

那个女孩刚刚洗完头发,头发的尖端正在滴水。她胆怯地看着他们家的方向,眼里充满好奇和担忧。她发现他在看着她,于是低下了头。

下一盘摔得满嘴脏话,顾魏碑躲开了,转过身,发现女孩拍拍胸口好像松了口气,于是他远远地对着他奇怪的战友笑了笑。

第二天在去新学校的路上,顾贝在岔路口遇到了他的小“战友”。顾贝不喜欢别人知道他的家庭,但毕竟她让他陷入了最尴尬的境地。相反,他站出来坦率地说。

女孩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,发现是他,看起来比他更尴尬。她低下头,不停地摆弄她的裙子。“小弟弟...那...昨晚,我不是故意偷看……”

顾贝漫不经心地摇摇头。“没事。我妈妈的声音很大。”

“是吗...受伤了吗?”她比他矮半个头,抬起头,指着他手臂上的瘀伤。

顾贝拉下袖子。事实上,一切都在燃烧,但他想在她面前变得英俊,所以他咧嘴一笑,露出一排白牙。

“一点也不疼。我已经习惯了。我叫顾贝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?我叫沈安。”

十岁的沈安被称为十岁顾贝的“哥哥”。他们碰巧被分成了同一个班。沈安喜欢像一条小尾巴一样跟在顾贝后面。她的小弟弟总能保护她免受烦人男孩的骚扰。

但是沈安不明白的是,她喜欢带朋友回家玩,但是顾贝总是不愿意。

顾贝和沈安一起走到一个小路口,他们不会一起往前走。他会弯下腰警告她,“永远不要告诉你父母关于我的事!否则,你就见不到我了。”

沈安困惑地点点头,害怕地保守着顾贝的秘密。

也是从那以后,每当我母亲开始崩溃,顾贝的小“战友”就会立刻从对面的窗户里探出头来,焦虑地看着他。对顾贝来说,这一刻不再像以前那样艰难,因为沈安的存在。

他甚至喜欢沈安眼里闪过的只为他自己的担忧。在沈安面前,顾北故意巧妙地躲开扔向他的碎片,感觉自己不再是一个悲惨的受虐狂,而是一个勇敢英俊的英雄。

当然,这是不可避免的,也是不可避免的,顾贝疼得龇牙咧嘴,虽然听不到声音,但是从沈安的样子来看却是发出了小小的警报。第二天在去学校的路上,沈安会给顾北带药膏,用他的小手指蘸着药膏,轻轻地搂住他的胳膊,问他是否感到疼痛。

顾贝“嘶嘶”地喘息着。他扭曲着脸,说一点也不疼。沈安被逗乐了,他捂住嘴笑了起来。他也愚蠢地笑了。

后来,顾北偷偷藏在树下,每天都在等沈安。然后他假装等她来见他,和她一起去上学。

沈安会像一只小兔子一样从远处跳到顾北面前,高高地举着他的早餐袋,“哦!这是给你的!”

顾贝一只手拿着包,另一只手揉着毛茸茸的脑袋。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假装生气,对她说:“不要为我藏起你的早餐,我已经吃过了!”

他和她都知道这是谎言。

于是沈安巧妙地点头同意了,看着顾贝把包里的肉包子掰成两半,递给她一半。

第二天,她继续给他送早餐。

顾贝和15岁的沈安仍然在同一所学校学习,但是他们被分成不同的班级。学校为那些可以被遗弃的学生开设了一个单独的班级,其中大多数是贫困家庭和性格顽固的流氓,包括顾北。

除了上课,班上的老师基本上对他们漠不关心。顾北从小就受到批评和冷遇,但这并不罕见。早早离开学校后,我去了我妈妈工作的地方帮忙。大多数中年男子也受到贫困的困扰,在肮脏的空气中做着最卑微的体力工作。

偶尔,当一个了解自己家庭的男人想打他妈妈的时候,顾贝啐了一口,并用他从班上学到的脏话侮辱了他。如果对手仍然纠缠不清,他会拿着一根金属球棒和对手一对一地战斗。

虽然他在体格上没有优势,但他不怕打架时的疼痛,似乎总是把对方吓跑。

这些,沈安都不知道。

15岁的时候,顾北的头脑和成年人没有什么不同,而沈安的头脑仍然是纯白色的,像春天的樱花。世界上所有的美丽都凝结在那片温暖的花瓣上。沈安可能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区别,也从未见过任何肮脏的东西。

在沈安面前,顾北似乎除了身上的伤疤没有什么变化。

在一起上学的路上,15岁的沈安把午饭钱给了路边的乞丐。顾北一眼就看穿了这个人的假伤口,并在沈安耳边小声说那是假的。沈安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不解地问顾贝,“为什么?为什么会有人这样做?”

顾拜本想告诉她,因为贫穷,贫穷可以让人放弃很多东西,包括自尊,包括良心。但是他看着沈安的眼睛,觉得在一张白纸上留下污点是有罪的。于是顾贝笑着扯开话题,让沈安把钱扔进对方的碗里。

然后顾贝借口她把东西落在家里,让她先去上学。她走开后,他回到乞丐身边,蹲在他面前。"嘿,你的腿没有骨折吗?"他看着他的眼睛说。

那个人发现只有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刺穿了他。他懒得争辩。相反,他摆出一副凶狠的表情,威胁他说,“你最好快点离开这里,否则别怪我开枪打那个孩子。”

顾贝撇嘴一笑,毫不畏惧,“你在路上看到这么多人,当你看到一个断了腿的乞丐打人的时候,你会怎么想?我现在只需要喊一声,信不信由你,你不想再在这个地方闲逛了?”

这个人没想到一个青少年会毫无畏惧地说出这些话,并因尴尬而生气。“你怎敢!我不能相处,只是换个地方,但我离开之前一定把你的小兔子弄残废了。”

顾贝耸了耸肩,知道自己被震动了,于是毫不迟疑地说,“别担心,我什么都不想做。把那个女孩以前给你的钱还给我,然后下次换车道,不要再来了。”

这个人发誓说,抓起一把钱,扔在地上,四处找不到任何人,然后和当局一起从黑板上拿出两条完整的腿站了起来。顾贝悄悄松了口气,从地上捡起了钱。这个人已经转过身来,可能不乐意被一个小男孩推来推去,突然转过身,飞到他的膝盖上。

顾拜本还没起床。那只脚来得又快又猛。他几乎瘫坐了下来。带着胜利的微笑,那个人很快在来人面前跑开了。

顾贝小心翼翼地把钱压扁,放进口袋里。在地上坐了五分钟后,剧烈的疼痛终于平息了。然后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一瘸一拐地去学校。

顾贝走到学校时,已经迟到了,门口没有人。而沈安独自站在学校门口,环顾四周。一看到他走过来,他的嘴角立刻开始弯曲,但很快他发现自己走路的姿势不对,笑容立刻消失了。

沈安一路小跑过来,蹲下身子,撩起裤子露出一大块紫色的皮肤,膝盖肿得像个小馒头。她立刻急着哭,“这是怎么回事?不是说回去拿点东西吗...你妈妈又来了吗..."?

“不,不,我只是摔倒了。”顾贝轻轻地松开沈安的手,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。他不喜欢看到她皱眉头,伸出手指压平她的额头。

“你是这样摔倒的吗?”沈安有些怀疑,但顾贝知道她最终会选择相信他。

“嗯,我不小心摔倒了。”顾贝假装轻松地笑了起来,并肯定地重复了一遍。

沈安不知道该怎么办,但他扑到他的怀里,把他的重量压在他瘦弱的身体上,用哭泣和鼻音对他说:“请忍耐一下,我带你去医务室。”

顾贝被她支撑着,她的鼻子蹭着她的耳毛,有点痒,突然觉得膝盖不那么疼了。相反,诱发的嘴角无法闭合。

"嘿,在你这么贤惠之后做我的妻子怎么样?"

顾北看到沈安的耳朵红红的,好像在流血。然后她听到她生气地说,“谁想照顾一个瘸子?”

顾北想,她真可爱。

医生包扎了顾北的腿,听到他说他没有伤到骨头,两人都松了一口气。顾北确实担心如果他需要去医院,如何向他的母亲解释,这对他的家人来说是一笔很大的费用。

午休期间,沈安来到班上找顾北,因为他不容易移动。他内疚地低下头,喃喃自语,“我知道今天早上我不会把所有的钱都给那个人...我现在不能给你买午餐……”

顾贝揉了揉她的头,从口袋里把钱拿回来递给她。“拿着,我们今天午餐就指望你了,好吗?”

沈安的眼睛亮了起来,惊喜地把钱放在他面前,“哇!你从哪里得到这么多钱?”

“我妈妈最近心情很好,加上几天前剩下的午饭钱...好吧,好吧,你快点!过会儿还会有很长的队伍!”顾贝用几句话愚弄了她,并向她挥手。

十七岁时,他们上了高中。

沈安因为成绩好而被列入一个特殊班级。顾拜本想退学去工作,但他妈妈没有回答。她说,“我已经失去了你的一生,不能再失去你了。”

所以他们仍然一起上学。

沈安变得越来越可爱了。最初的兔子有女人的胚胎,但它看起来仍然天真可爱。这两件事合在一起让许多青春期的男孩像尾巴一样围着她转。

但是他们很快发现这个漂亮的女孩总是在一个男孩后面。他们一起上学,一起吃午饭,一起回家。如果这个男孩很好也没关系,但是他衣衫褴褛,一脸恶棍。他来自被调查的贫困阶层。

这引起了男孩们的嫉妒。对那个年龄的孩子来说,爱是伊甸园的果实,神秘而迷人,但有毒。男人和女人是地球上不相干的两极。如果有一天一男一女混在一起,那一定是因为爱或性。

所以他们在背后谈论他们的两个伴侣,把青少年时期流亡的阵痛变成了关于他们的谣言。男孩和女孩们兴奋地谈论着虚构的场景,并乐在其中。

这些话题终于变得尖锐起来,有一天传到了顾贝的耳朵里。他询问了一下,很快就找到了话题的来源。那是一群因为家庭贫困而长期失去控制的男孩。他们整天闲逛,抽烟,喝酒,收取保护费,声称自己“成熟”。

那天顾贝先带沈安回家,然后回到学校,从棒球部的仓库里偷了一根金属球棒。他独自去了他们经常交往的小巷。

他们在巷子里包围了顾北。他手里拿着球棒,肩上插着一朵花,转动脖子,扫视着面前的四个男孩。“你们谁说了那些恶心的话?”

男孩们面面相觑,然后笑得前仰后合,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。然后站在前面的男孩双手插在口袋里走了很长一段路。“我说的有什么错?”

顾北手腕上的青筋突然鼓起,扫过他的小腿。下一秒钟,男孩被打得双膝跪地,还没来得及笑就大叫了一声。

“那我就让你他妈的再也别说了。”他斜着笑了笑,眼里流露出嗜血的猩红色。

剩下的四个男孩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坏了,本能地后退了几步,直到摔倒在地的那个人喊道:“杀了他!”直到那时,他们才反应过来,一个接一个地从脚上捡起砖块和石头。其中一人从腰间拔出水果刀。

虽然他们很庞大,但他们并没有像顾贝那样真正战斗过。顾北从小就被欺负和殴打,但他对痛苦的忍耐力比普通人高得多。

他们看到他的白色制服衬衫染上了猩红色,他的前额被石头击中,他的手臂被水果刀割伤,整个人似乎随时都会倒下。但是顾贝的表情仍然没有一丝虚弱,挥舞着手中的球棒力量并没有减弱。

“疯了!”被蝙蝠击中的男孩们一边捂着伤口一边后退,大喊:“至于?为了一个女人!你疯了!”

顾贝啐了一口血沫,“以后不要再提她的名字了。你明白吗?”他再次挥动球棒。蝙蝠迅速穿过空气,发出可怕的声音。

男孩们终于被他致命的姿势吓到了,看着他流血的伤口,害怕真正发生的事会和他自己有关,但他的嘴仍然没有表现出软弱,“我知道!别说了!我们并不罕见。”

他们把领头的男孩放在地上,然后开始撤退。那人终于抬起下巴,嘲弄地看着顾北,说道:“你认为你是这样的英雄吗?看看你自己,你和我们有什么不同?生在沼泽中的人是老鼠的生命。你知道吗?”

沈安在十字路口等了顾北三天。他每天都等到最后一分钟,那时他就要迟到了。他没有出现。晚上,她从卧室的窗户往对面看。除了偶尔见到他妈妈,大部分时间都很黑。

第四天,沈安终于害怕地敲了顾贝的门。打开门的女人现在眼睛下面有厚厚的黑眼圈,白发苍苍,看起来很憔悴。“有什么事吗?”她礼貌地问她,声音柔和,无法与夜晚总是歇斯底里的黑暗阴影联系起来。

“我...我是顾贝的朋友。他这些天没来上课。老师来给我看他是否出了什么事?”

说到顾贝,女人的眼睛变暗了,使沈安的心徒然收紧。“他怎么了?”

那个女人的脸看起来有点犹豫。“顾贝...他不想让我和他的同学说话,但你似乎真的很关心他。”那女人变得和蔼地笑了笑,“他的朋友很少来我们家。”

“我正要给他带些食物。你想和我一起去吗?”那个女人举起了她的午餐盒。

沈安跟着顾贝的妈妈去了医院。当顾贝走进病房时,他正闭着眼睛躺在一条纯白色的被子里。他穿着一套蓝色和白色的宽条纹西装,额头上裹着几层厚厚的纱布,盐水瓶子里的液体慢慢流进了他的身体。

女人把

快三技巧 广东11选5 澳门银河 澳门美高梅 秒速飞艇app下载

新闻排行榜
相关新闻
热点新闻
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bueace.com家猫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